这算怎么回事?秋棠脑袋嗡嗡响, 眼皮噗噗跳,突然成了邻居,吃饭睡觉一墙之隔, 突然离得这样近, 近到从放下手机到敲响家门只需要一分钟, 搞不好哪天她披头散发穿着睡衣出门倒垃圾都能跟秦易铮打个照面,就很尴尬。

    生活能让一个人改变到什么程度?秦易铮以前来过她家,房本到手那天秋棠请他吃乔迁宴,他来了, 一进门就笑说, 你就住在这小麻雀里?倒是五脏俱全。

    他统共没来过几次, 就是嫌弃, 觉得地方小, 又吵, 平心而论这房子真不算小, 秦易铮当时肯定不知道自己将来有一天沦落到睡公司睡车里,他说她住小麻雀, 那他现在又叫什么,蜗居?

    秋棠在沙发上坐着没动,心里刺挠,门外秦易铮的声音越来越小, 最后陷入持续性的沉默, 他应该走了吧?总该走了, 站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外卖员的电话打进来,提醒她取餐。她应好, 起身过去开门, 然后看见了穿着制服站在门口的外卖员, 和拎着保温盅倚在墙边的秦易铮。

    “您的外卖已及时送到麻烦给个五星好评祝您用餐愉快!”

    外卖小哥说话犹如打连珠炮,一个逗号都没有,送完餐扭【神马小说网 www.edgsxh.com】头就走,冲进电梯赶下一单,一刻停顿也没有,眨眼工夫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秦易铮笑着走近她:“不是说吃过了?”低头看清她点的什么,他笑容顿失,转而皱眉:“晚上就吃这个?你现在每天就靠点外卖,点一堆菜叶子?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秋棠被他念得耳朵疼,嗯嗯嗯连嗯好几声:“没错就吃这个,我修仙,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谁跟我讲膳食搭配,提醒我少去外面吃饭的?”

    不经意提到了以前,秦易铮及时打住没继续往下说,他把汤给秋棠,“说不过你,你回去吃饭吧,记得把汤喝了,要是到晚上饿了别点外卖,我家有粥。”

    秋棠拎着保温盅的把手,掀开一点盖子,虫草百合鸭汤满满当当躺在里面,香气溢出来,漫到鼻尖时她想起来了,就是刚才在家闻到的,别人家做饭的香味。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