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    “请我去衙门, 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小的不知,是衙门的主簿看到小的,就让小的回来通知东家您。”

    林泉听了满头雾水, 一个小小的胡全,衙门随便一个小官处置了就行,怎么还牵扯到主簿,知府了,府衙的各位大人有这么闲么?

    不过知府大人相召,怠慢不得,林泉立刻回后院换了身衣裳, 然后带着小言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去了衙门门口一打听, 知府和主簿两位大人果然没闲到亲自去审一个闹事赌徒的地步,甚至两人压根不知道这事, 之前小言几人压着胡全到了衙门, 衙门当日值班的小官, 收了钱,直接打了胡全一顿板子,然后把他丢到外出修黄河河堤徭役的队伍去了,而主簿说知府大人有请, 不过是主簿大人出来时恰好碰小言,听到这是林记的小厮, 就顺口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所以知府大人叫他来,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据门房透漏, 知府大人不止叫了他, 还叫了全城的富商。

    知道是小言搞乌龙了,林泉放下心来,又得知知府大人叫了全城富商来,林泉心里隐约有些猜测, 看来这次八成是出钱的事。

    等到林泉进去,正巧碰到相熟的钱记少东家,林泉隐晦一问,果然是出钱的事。

    原来沂州城地属鲁地,除了地方有一套官【神马小说网 www.edgsxh.com】员班子,还有一个分封的皇子,鲁王,只不过这鲁王是个皇子,不会插手地方政务,而且还住在沂州郡隔壁的莒南郡,所以平常大家都直接忽略这位王爷,只是过些日子就是这位王爷的四十大寿,知府得带官员前去道贺,而贺寿就得有贺礼,这贺礼还得符合人家王爷的身份,这就不得不有劳城中各位富商出血了。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:知府大人去贺寿,众富商凑钱买贺礼!

    得知确定是钱的事,林泉放松下来,如今他穷得只剩下黄金了,最不怕的,就是参加这种捐款凑份子的活动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钱元,对这事也是经过多次,早已习以为常,也十分淡定,不仅有说有笑的给林泉介绍衙门后院知府大人的宅院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