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这么可爱, 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买我吗?

    棺材盖被拨开,一股腐朽的味道瞬间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棺材里的女人也是撞死的,磕得头破血流, 血糊了满脸,下葬前又没人给她净面,眼下根本看不清脸,只能辨认得出是个二八年纪的女子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衫破破烂烂,只够勉强遮羞,手臂和半截大腿都露在外面, 尸斑掩盖之下还是能瞧见些暧昧的青紫痕迹。

    不难想象她活着的时候都经历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楚昌平心痛如刀绞, 只匆匆瞥了一眼就再也不敢细看,解下披风盖在了外甥女身上。赤红着眼在雨夜里嘶吼:“狗皇帝!我楚家与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合上棺木, 亲信们将棺木放到一辆板车上, 棺木上方和左右两侧都堆了笼箱, 以此做掩护。

    西州城门已闭,他们今夜是来不及护送棺【神马小说网 www.edgsxh.com】木出城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准备先回之前定下的客栈休息一晚,等到天明再动身。

    边陲之地,入夜后家家户户都熄了灯, 街头巷尾竟是半个人影也不见。

    马车的车轱辘声在夜色里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楚昌平驾马走在前方,转过一个街角, 猛然瞧见对面一队玄甲兵挡住了去路,他拉着缰绳的手用力一勒, 坐下战马嘶鸣一声, 一行人都停驻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夜雨滂沱,冰冷的水线从斗笠边缘垂下。

    楚昌平视线落到玄甲兵身后的那辆马车上,抱拳道:“车内可是辽南王?”

    马车里没有传出声音,倒是军队前方的一名将领开口了:“楚大人于永州上任, 怎来了西州地界?”

    永州在辽东边境,从永州到西州,算是横穿大半个宣朝。

    武职在身的官员没有上奏朝廷私离辖地,传到天子耳中当以欺君之罪论处。

    楚昌平既决定亲自前来接外甥女回京安葬,也不怕再加一个欺君之罪,他道:“楚某外甥女横遭此难,草木尚且讲究落叶归根,楚某前来只为了带外甥女回京。王爷大义,赠棺之恩楚某铭记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