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人知道燕帝召见樊之远说了什么, 福全为了小命更不敢胡言乱语,可是他不说,外头就猜测纷纭。

    吐血昏迷, 可见是樊之远说了什么让燕帝气急如此, 怕是故意的不臣之语吧。

    这些似是而非, 半真半假的话将樊之远驾到了火堆上,别管燕帝这个皇帝当的如何,这毕竟是皇权大于天的朝代,朝臣心里可以暗搓搓这么想, 可做到明面上就是大不敬, 气死皇帝, 跟谋逆似乎也能挂上钩, 得个差不多的罪名。

    而就因此, 定北侯府的冤屈顿时蒙上一层阴影, 变得不纯粹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就是看热闹, 快意恩仇起来,樊之远会这么做似乎也人之常情, 谁让皇帝颠倒黑白,故意拖着不平冤呢?换怡亲王上位不就成了?

    大将军府前,管家田伯面对着几位忽然到访的大【神马小说网 www.edgsxh.com】人,拱了拱手道:“诸位大人是来错地方了, 大将军自从头天回京来这里落了落脚, 就再也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田伯觉得这些大臣有点没头脑, 小两口的哪有分开住的道理,很显然他们家的将军已经嫁进了王府, 平白无故的回啥娘家!

    田伯的话让几位方端的大人顿时被寒风噎了一下, 宋国公一言不发, 转身进了轿子道:“去怡亲王府。”

    接着顾如是,还有几位尚书也一同跟着回轿,匆匆地往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燕帝吐血昏迷倒是没马上撒手人寰,一直吊着命到现在,他没走,可太后和李璃却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之后,太后终于熬不住被劝着回宫歇息,而李璃也终于在累病之前被樊之远强行地带回王府。

    刚哄着睡下,就听到管家的来禀,樊之远点点头召来了云溪:“点个安神香,让他今晚睡沉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一边握了握自己的手腕,口吻虽淡,但是面色看着却有点寒。

    云溪瞧着他的气势,有点担忧,问道:“二师兄,你这是要去。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是来人了吗,我去见一见。”樊之远说着望了一眼睡得平静的李璃,低头轻轻抚平他眉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Baidu